常聽到同學抱怨學習中文沉悶吃力,仿佛不用上中文課、不用考核中文就是挺美好快樂的事。聽到這樣的說話我自然會想起法國小說家阿爾豐斯•都德的著名作品《最後一課》。
  小說內容很簡單,背景是法國在普法戰爭中失利,將阿爾薩斯和洛林給予普魯士。普魯士禁止該地區的學校教授法語,轉而教授德語。而小說主人公小學生弗郎士和教法文的韓麥爾老師就是身在阿爾薩斯省。小說就是通過弗郎士的眼睛,描寫了一天上午的不尋常一幕。在學校堙A他發現課室竟然安安靜靜,韓麥爾老師穿上綠色禮服,教室後排坐滿了鎮上的村民。開始上課時,韓麥爾老師說今天是最後一堂法語課,明天開始,大家就要改學德語了。弗郎士很吃驚,但是他很快就後悔自己以前學習太不用功。上課了,弗郎士雖然難受,但卻十分珍惜這最後一課,認真聽講,其他村民也是一樣用心學。將近下課時韓麥爾老師跟他們說:「法語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
  法語是否世界上最美的語言,當然見仁見智。但相信在弗郎士、韓麥爾以致小說中提及的村民眼中肯定是的,因為是他們的母語,而且是即將失去的母語!
  我又想起一句不知說了多少遍的老話:「失去了才知珍惜。」我看過一篇名為「異域學中文」的報導,說的是在柬埔寨山區一群華僑子弟,如何在惡劣環境下堅持學習中文,為的是要學好母語,要承傳中國文化。
  我不知香港的學生、開平的同學會怎樣看《最後一課》堛漸戚忖h、柬埔寨山區的華僑子弟,是奇怪他們為何如此執著,取笑他們自尋煩惱,還是反思自己學習中文的態度呢?
  願所有中國人都熱愛中文,都將中文視為「世界上最美的語言」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